《梦想的声音》在音乐类真人秀领域的 蜕变与突破

◆岳蕾   2017-08-04 23:04:59

2013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歌唱节目实施总量控制、分散播出的调控措施。其对于音乐类节目选秀、比赛的节目控制开启了音乐类真人秀星素互动的3.0时代,明星与素人结合成为音乐综艺节目的最新模式。浙江卫视《梦想的声音》首创先河,以创新的节目主题定位弱化PK与赛制规则,追求“音乐元素”的专业性,实现了自我蜕变与突破,在音乐真人秀节目同质化背景下取得可观成果,前三期节目在收视率稳步升高,52城收视率高达1.235%、网络播放量破2亿。

一、节目蜕变

节目的自我蜕变体现在节目摸索过程中对叙事理念、互动模式的调整与创新。

1.“音乐为王”的叙事理念

《梦想的声音》基于“圆梦”主题,在节目制作中发挥了对音乐元素的专业性追求,在音乐品质和品位上的把握,也体现出主创的自我要求和审美标准。节目中要求对经典音乐的改编和重塑也延展了音乐的丰富性,是歌者对自我音乐风格的超越与突破。节目的创新发挥在“改编”这种音乐的处理方式上,既能以广为流行的原创歌曲作为质量保证,又以改编的方式使歌曲令人耳目一新。在曲库的选择中,既有《冬天里的一把火》、《天亮了》等流行歌曲,也有《爱我你就抱抱我》等俏皮的儿歌来增加专业歌手的改编难度。节目为素人配备了专业的音乐制作人指导,导师自带顶尖制作人助阵音乐效果,保证了不同挑战难度下音乐作品的质量。

林俊杰在改编萧煌奇的原唱歌曲《末班车》时,使用了“中国风”的改编风格,用“林氏情歌”深情演绎了歌曲,并请来“音乐才女”叶炫清伴奏。前奏以笛子与古筝合奏,浓郁的中国风唤起了观众的情绪,将这首歌演绎出了完全不同的味道,林俊杰也因此被田馥甄称为“行走的CD”。

叙事理念的创新在自我蜕变中不断完善,节目弱化了PK、淘汰的选秀赛制理念。第一期节目播出后,曾遭到了剪辑混乱,规则模糊等质疑。为了缓解弱化规则给观众带来的不适应和迷惑感,节目组总导演发微博虚心征求收视观众的意见,在试听元素上,通过花字包装的画面语言元素提示每一阶段的评判规则,在不断的尝试调整中,前三期节目收视开始节节升高。

在经历了阵痛、摸索、调整之后,节目最终确定相对明晰的逻辑规则:第一阶段,素人登上舞台为盲选阶段,素人被包装在一个能量星球中,现场300名音乐爱好者通过点赞的形式积聚音乐能量,当音乐能量达到150个后,音乐星球会开启,素人登台亮相;第二阶段,素人亮相后,在素人面前的三阶音阶桥需要通过至少三位导师的推荐才能逐渐合拢,素人将正式获得请教切磋导师的机会;第三阶段,作为反转阶段,素人会从推荐导师中选取一名导师作为自己的讨教对象,被讨教的导师在四首歌曲组成的“华为惊曲榜”中以抽取红包的形式盲选一首歌曲作为自己的改编曲目。节目运用第三阶段的反转来营造戏剧反差,四首歌曲的曲风充满张力与挑战,却又避免烂俗,保证了音乐的品质和节目格调。三小时的改编时间限制增加了导师对于音乐改编能力的挑战性,在“盲选歌曲”、“限时改编”的规则要求下,增加了导师对于改编歌曲的难度,填补了素人与导师之间存在的实力悬殊,利用规则对素人的让渡,保证了导师与素人之间新的平衡状态。

节目中的梦想助力团作为游动的砝码权衡在素人与导师的关系之间,保持两者关系的平衡。在导师选取挑战歌曲时,梦想助力团发挥舆论引导作用,鼓励导师选取新奇、难度较高、充满期待性改编的歌曲,为素人圆梦创造有利条件,同时增加节目的观赏性。在讨教结束时,梦想助力团又以评审团的身份来决定素人是否讨教成功,能否加盟万人公益演唱会。梦想助力团通过反转来完成对节目戏剧冲突的营造。

节目利用规则与助力团调整素人与导师之间的平衡关系,而不是以此作为淘汰素人的标准,其创新性的“音乐会友”展现形式让导师和素人歌者放下所有包袱,纯粹用音乐交流、相互讨教,竭尽所能地展示出音乐本质的视听张力,让音乐元素更纯粹,更让明星和素人能在相对平等的关系下用声音对话,凸显了《梦想的声音》作为一档音乐综艺节目对于音乐的纯粹性打造。

2.互动模式的创新

《梦想的声音》以导师与素人学员间平等的关系设定,创新了传统音乐真人秀节目中的互动模式。素人选手不仅有向导师讨教的权利,还有邀请导师唱歌的权利,赢得讨教机会的素人要从网友事先票选的歌单中,挑出一首歌让导师唱,导师必须亲自上场接受讨教。在“三小时改编”的规则要求下,导师面临的不仅是与素人的讨教比试,更是对自己音乐风格的突破,对自我的挑战。

传统音乐真人秀导师以评委的身份对选手进行点评和投票,主体互动性弱,《梦想的声音》对于节目中人物关系的重新塑造在节目之初曾经受了阵痛的转型期,面临挑战的导师失去了传统音乐真人秀中轻松的互动氛围,萧敬腾和田馥甄的“冷”、张惠妹和林俊杰的“端”使节目气氛尴尬。在节目过半,导师逐渐适应了全新的节目氛围,在应战方面不再推诿、羞涩,勇敢地面对素人学员的挑战,真诚地给予指导和帮助。这个舞台让导师有了能在音乐上做不同尝试的突破口,观众也能看到导师不同以往的一面。

二、音乐圆梦的节目主题

“圆梦”作为《梦想的声音》节目的主题出发点,通过与梦想导师的音乐切磋,给素人歌者一个登上大舞台施展音乐才华的机会,为华语乐坛发掘优秀的素人歌手,也让更多的人感受音乐的魅力。以“圆梦”作为节目制作出发点的形式把“音乐”作为了节目的主要元素,摒弃了同质化音乐真人秀节目中对于选手音乐梦想和人物故事的话题性延展和过度包装,以年轻人热爱音乐、乐于在音乐道路上追寻梦想为主题诉求,让节目立意明确。在顶级唱将和素人歌手的歌技“切磋”中,观众看到的不是竞争和膜拜,而是素人为追求音乐梦想的努力以及明星追寻音乐梦的初心。

节目对于素人的挖掘上也面临挑战,如何减少素人与明星在自我定位和表现力上存在的差距,节目基于“圆梦”的主题延展了追梦素人身份的多元化。参加节目的素人既有初次踏入追梦路,把节目中的梦想舞台作为“音乐课堂”第一课的叶炫清,羽泉称“这是全国大学生中最隆重的一堂课”;也有相对成熟,民族个性鲜明的热地乐队。节目对追梦素人身份的多元化处理,丰富了音乐的风格与听觉体验,同时展现了在“圆梦”定位上的包容性,“圆梦”主题是对年轻群体价值观的一次可贵引导。

三、平台协作

爱奇艺全网独播《梦想的声音》,是浙江卫视和网络独播平台爱奇艺两强联手,借由此档节目的立项和筹备,探索新型的“合作关系”。爱奇艺与浙江卫视整合资源、共同推广,使《梦想的声音》实现了电视端、PC端、移动端等多终端的全面覆盖,为综艺的广泛传播提供最优可能。从用户互补到创新互动,从制作到招商的深度合作,网台联动带来的深入协同效应,让一直注重差异化传播的浙江卫视更加如虎添翼。播出平台收视率高涨,视频独播平台的播出量也居高不下,连续攻破重要关口。第二期播后24小时,爱奇艺视频播放量便突破一亿。良性互推互动模式下,合作平台共同收获的是高品质节目带来的巨大声量。

音乐app及社交网站助力节目传播,实现双赢。十一期节目播出后,《梦想的声音》节目主话题阅读量达到17.5亿次,讨论量达326.6万次,秒拍短视频播放量近11亿,其中林俊杰《我怀念的》单条播放量破1亿。多平台协作为综艺的内容传播与话题延展提供了多元化的传播手段;高品质节目内容反向带动了传播媒介的热度。电视产业通过与新媒体的平台协作延展了话题性传播。

四、商业运营

从节目开始明星歌手乘坐并称赞的启辰汽车,到明星歌手和素人使用的华为手机,再到黑黑乳、山图葡萄酒等生活快消品类,黑黑乳联手《梦想的声音》推出“哪位导师是你心目中的至‘轻’”品牌鲜花赠送活动,明星粉丝后援会更是积极响应15万朵免费鲜花精准投向了林俊杰、羽泉、张惠妹、萧敬腾、田馥甄这五位导师的粉丝,黑黑乳官微增粉速度达到了每小时2万。除此之外,24日黑黑乳官微还通过微博抽奖的方式,赠送粉丝《梦想的声音》万人演唱会门票和现金红包,跟粉丝们进行良好的互动。浙江卫视在播出期间也对爱奇艺开放了包括片头片尾口播、配套贴片、拉滚字幕等多种方式的露出权益,而电视端的赞助商品牌也有三席同时投放了网络端。爱奇艺以其自身的优质资源与成熟的运营模式,催化《梦想的声音》的IP价值得到充分的释放,推动了2016综艺季的最优传播形式。赞助产品借助浙江卫视清晰领先的内容整合营销,于节目和互动之中将品牌形象带入千家万户,提升了品牌影响力。

五、总 结

《梦想的声音》作为初探中国大型音乐互动真人秀节目的代表性作品,在摸索中不断前行,伴随着创新主题定位、叙事理念、互动模式,也凸显了弱化竞技元素所带来的规则模糊、逻辑不清的不足,节目通过对“音乐元素”的专业化追求完成音乐梦想的电视化表达,吸引了明星粉丝和音乐爱好者的关注。但是,如何在弱化竞技的硬性要求下,通过逻辑明晰的剪辑配合节目流程的条理化表达,满足受众对于“规则元素”的观赏需求,是节目需要进一步改进的方面,也是最值得期待的进步空间。

(作者单位:四川师范大学舞蹈学院/责编:丁磊)

上一篇回2017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梦想的声音》在音乐类真人秀领域的 蜕变与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