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当代视角回溯远古情怀

◆郑铮   2017-08-04 23:04:48

2017年以来,一批制作精良的国产电视剧受到众多观众的佳议和好评,古装神话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下简称《三生三世》)就是其中一部。阳春三月、惠风和畅、“十里桃花”盛开在网上线下、荧屏内外。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一个新媒体时代,在我们这样一个各类题材云集的电视剧大国,一部古代神话剧竟能如此热播,无论是收视率和点击量都取得了十分可观的成绩,还被翻译配音成十几种语言在亚洲乃至世界范围内播出。若仅仅靠其唯美画面、精细制作,这部剧是不可能达到如此效果的。作为一部新编神话剧,它溯源于中国古代经典,积淀了文化的厚度;以当代视角观照古代神话,灸热了人性的温度;承继上古时期的英雄主义精神,强化了价值观的高度,由此赢得了老中青几代观众的认可。

《三生三世》虽然是新编神话剧,但它并不像当前一些同类剧那样“新编”多有轻飘、“神话”不乏虚妄,而是扎实地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在这片沃土中寻找自身生长的基础,夯实了文化的厚度。作品题目中的“十里桃花”虽然平实,却令许多人心醉神往,一时间甚至成为一些商家策划推广的载体。剧中对花文化的传承,体现了对坚贞爱情的赞美和对家国情怀的咏颂。从文化的角度看桃花,其有吉祥、兴旺,更有美女、爱情、合和之意,这也为该剧增添了一抹亮色。

文化厚度的积淀在剧中比比皆是。《三生三世》的世界,四海八荒,很大成分来源于古代山水地理志《山海经》。剧中的许多人物族群、怪兽都能够在中国文化经典中找到出处。例如,剧中的女主人公、狐帝幺女白浅所居之地青丘,就出自《山海经·海外东经》中提到的朝阳之谷,“青丘国在其北”,“其狐四足九尾”。《山海经·南山经》中也有类似记载。再如,剧中由墨渊上神率众弟子镇守,众族群朝拜的天族圣地昆仑虚,在《山海经·海内西经》中也有记载,“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我们也可以在《山海经》等书里寻找到剧中耳熟能详的神兽,如看守神芝草的浑沌、穷奇、 杌、饕餮等四兽以及翼君擎苍的赤炎金猊兽,出现于《山海经》、《神异经》、《淮南子》和《吕氏春秋》等典籍;再如其中的人物少辛、迷谷、鲛人族也来源于古籍。正是该剧主创人员对民族传统文化充满敬畏的心怀,使他们清楚地看到,即使是古代神话题材,也不能生编硬造。中华经典神话史料和其中传递出来的文化精神,是支撑全剧的脊梁和骨架,也使得这部神话题材电视剧思路宽广、内容饱满、情节细密、人物生动。

“十里桃花”烘托的正是该剧的中心和主脉—白浅和夜华的三世长情,哪怕是时空变迁、桃花盈残、容颜改易、仙凡轮转、灰飘烟灭、魂飞魄散都生死不渝。这是该剧的灵魂,也是让众多观众魂牵梦萦守候在荧屏前、沉浸在剧情中的重要来由。作为神话作品,该剧并没有写人,但它却以当代视角观照古代神话,进而使作品满溢着健康的人性内涵与热度。

与以往的古典作品不同,狐女在剧中不再是勾魂摄魄的妖狐,也不是倾国倾城的狐狸精,而是集真善美于一身的仙狐、美狐、勇狐。她不仅以娇小的身躯诠释了爱情、亲情、师生情,还巾帼不让须眉,舍生取义、大战擎苍,以自己一世的生命赢得了四海八荒几万年的安宁。作品也赋予她展示情怀的长天阔地。首先,她的生存环境决定了她的身份。在这部剧中,温良仁厚的九尾狐族与至高无上的天族是平起平坐的,为了四海八荒的安宁,他们之间友好往来、共同御敌,而且可以相互通婚。这一点在《封神榜》、《西游记》等神话中是不可能找到的,又一次证明神话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的成长而流变的。

《三生三世》中的白浅生活在上古时代,但她所处的时代氛围显然注进了今人对上古社会的理解。是“唤醒传统文化之魅,又赋予其现代化的灵魂”。作品以浩大的篇幅展示白浅与夜华数万年的仙侣情缘。但是,白浅的情感与梁祝、宝黛或者罗密欧和朱丽叶是不同的。在与夜华相见之前,她的初恋是翼族的二皇子离镜,而且剧中还着重表现了她与墨渊刻骨铭心、以生命相托的师生情,除此之外,还有与其他追求者的情感纠葛。当然,神话剧的功能在这里凸显,如同卡希尔在他的《人论》中说,神话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海洋,无边无际,苍苍茫茫,在这里,长度、宽度、高度和时间、空间都消失不见”。显然,在对这一段感天动地爱情的叙事中,作品师古而不泥古,他们不可能拘泥于记载的简约和人际关系上的繁文缛节,因为编年史式的描述不属于神话,也会使人物扁平化而失去生命的光彩。所以,对于作品中所描写的人物来说,动辄数万年的时光流逝,在不同的生世历遭天劫情劫,仙界凡界,时间轴环环相扣,几万年弹指一瞬,神奇绚丽、引人入胜。尊重古代神话的客观性,不仅在于对古代经典资料的占有,更要把握中国神话整体的文化精神,在今天审美理想的观照下,重建具有上古时期人神同在的神秘感,创造令人信服的具有今人审美认同感的新的文化语境。于是,剧中修成正果、位列仙班的悠长生命历程,给予白浅在情感上充分的选择时间和空间,几次劫难让她做了无数次心灵的叩问。所以,这经历过理性遴选、经历过生死考验的三世长情才让人“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然动容、视通万里”。这也许就是神话的魅力,也许就是人们心驰神往之所在。

十里桃林怡红滴翠,九重天界广厦亭榭,青丘之地世外山水,神仙爱侣翩姿罗袖。《三生三世》的唯美画面,恍若华夏经典中描绘的神界风光,亦真亦幻。恰切的当代视角,让中国古代神话更加生机勃勃,也更有温馨、温良、温厚的人性热度。这一点在其他人物身上也有所体现。白凤九清纯、热辣的情感,终于感动了白发三千丈、冷峻固执的东华帝君。但神界也有神界的规矩,东华帝君只能在历劫中完成这一段凄美的虐恋。此外,折颜上神、天族三皇子连宋和司命星君这些可爱人物率真的个性、诙谐的言行,成为该剧的神来之笔,为紧张揪心的剧情带来一抹轻松。这不仅是睿智与幽默,也让人感受到活泼而别样的历史记忆和人文情感,对于加深人们的审美感受,加强剧作的可看性,亦是不可忽视的艺术手段。

神话是民族远古的梦和文化的根脉,而这个梦是在真实的历史环境中建立起来的,并不是“睡在棕榈树下,白日见鬼、白昼做梦”的缥缈和虚无。所以中国神话也有着它固有的价值观和基本内核。如,女娲补天、精卫填海、羿射九日、刑天舞干戚、牛郎织女、夸父逐日等等。《三生三世》主创人员深知,诗情、刚勇、奋争的精神是中国古代神话的核心主旨,这部剧以浓重的笔墨让人轻松地感受到这些丰富的内涵。白浅与夜华穿越生死的长情,昭示了他们情感上的专一与执着。漫长的生命旅程确实可以让他们备尝存在的意义和爱情的甜美,但作品屡屡让人看到,这真爱是从浴血的历史中淬炼生成,是在生命的涅 中超拔升华而来的。作品展示了自身的结构能力与想象力,并为经典素材吹进了人间的活气。以夜华为例,一袭黑色的衣袍昭示了他虽心怀大爱,却内敛压抑,孤独的灵魂渴望知音。为使命离开天庭来到蓝天白云之下,他显然感到高处不胜寒的沉重,天庭的至高无上不如人间那么平实诱人。于是他以一位天孙的身份选择了凡人素素,并时时表现他作为天族储君的无奈和去意,这一点承继了以往神话作品的传统。但作品所展示的他与素素的爱情却超出了王子与灰姑娘的情爱边界,随着白浅作为素素跃下诛仙台,随着她自我意识的复苏,随着司音上神和天孙夜华功力上的势均力敌和情感上的相携相扶,他们执着而非同寻常的相爱,已转化为具有当代特色的文化能量。

《三生三世》与其他神话剧不同的是,主人公对情感的执著并没有停留在或以身殉情、或化蝶为伴等小情小爱之中。也许正因为他们位列仙班,因此也有着超凡脱俗的高境界、高格调、高使命感—那就是四海八荒的长治久安,是任何情感都不能比拟的追求。正所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生灵故,两者皆可抛。当白浅作为司音上神,以美丽娇弱的身躯大战擎苍而成功封印,自身却功力殆尽,遗落凡间;当已失去一只手臂的夜华作为天孙正处在与白浅的情感纠葛当中,而四海八荒将生灵蒙难,他义不容辞、舍身赴险,斩杀了擎苍,自己却魂飞魄散;更有司战之神莫渊的一句“若执意要战,那便战吧”,浓缩了华夏五千年面对外侮冷静的担当和不屈的锋芒,淡定中包蕴着无限的大情大爱。这不是一部写人的剧,但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不同层次、地位、品格的“人”,更让观众从中读出保有文化质地的“人品”,富有文化价值的“人格”,具有文化内涵的“人心”,带有文化色彩的“人事”与“人情”。与此同时,作品也以从容、平和的笔触来展示主人公对四海八荒的使命感和担当意识,展示他们用热血和生命诠释的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崇高追求和英雄精神。

《三生三世》这部神话剧告诉人们,题材并不决定作品的社会和艺术价值,有着真善美价值内涵的神话剧,同样能够负载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它们就像来自远古的声声呼唤,呼唤我们回归于优秀民族传统文化的原点,呼唤我们不忘初心,在古老的梦与现实之间,汲取走向未来的精神力量。

(责编:莎莎)

上一篇回2017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以当代视角回溯远古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