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小别离》的叙事分析

◆尹燕   2017-08-04 23:04:46

2016年,谍战、仙侠、宫斗题材电视剧霸占荧屏,现实题材作品的出现显得尤为珍贵,其中涉及与思考公众话题的剧作更是少之又少。缘于此,电视剧《小别离》一经播出,给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感觉,还获得了几乎“零差评”的好口碑。现实的家庭关系、现实的情感、现实的矛盾,最终引发一系列对现实生活的思考,这种贴合大众生活、真实反映都市家庭现状的叙述方式使电视剧《小别离》深受观众喜爱。

一、不落俗套的故事情节

《小别离》以亲情、教育为主线,向观众生动地展现了存在于当前大多数家庭生活中的情感矛盾与教育状况。之前曾扎堆出现《小儿难养》、《二胎时代》、《辣妈正传》等育儿剧,此类作品大多讲述80后的年轻父母在生儿及育儿过程中的矛盾,由此引出幼儿的到来对家庭生活、事业、情感等的影响。剧情的雷同、角色的重复使观众对育儿剧产生审美疲劳,甚至产生抵触情绪。从这一层面上讲,《小别离》的出现可谓是育儿剧的新突破。

《小别离》以中考为开端,向我们展现了一幅当代城市家庭生活教育的横截面。全剧置身于一个饱受热议的话题漩涡,以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两条教育线作为剧情的叙述主脉,选取了三个贴近大众生活且具有高度象征性与典型性的不同阶层城市家庭来展开剧情叙述。通过不同家庭生活及教育的对比,反映出当前中国家庭教育的现状。这部剧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其不仅能够真实还原现实生活中家长在面对孩子教育问题时的种种表现,还能够真实再现孩子在面对家长的殷切期望时产生的与真实自我的矛盾情感。例如第1集中,方朵朵的母亲童文洁要求她早上五点半起床背单词,在母亲的“高压政策”下,孩子的成绩不升反降。这其实是现实家庭生活中常见的现象。很多学生学习非常努力,但成绩却始终无法提升。事实证明,适当的压力能够成为孩子学习的动力,过度的压力只会适得其反。

在同类题材的影视剧中,往往将关注点放在幼儿或者高中生身上,因而很少有涉及初中生教育话题的剧作出现。初中生正处于青春期,心理敏感、情绪多变。这个阶段对于他们而言也是人生及学习生涯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对其未来的命运有着不可小觑的重要影响,因此他们的生活、学习和心理健康也应受到高度关注。《小别离》通过叙述三个面临高考的初中生的日常生活及心理活动,反映了中国大多数家庭在孩子教育方面的通病,即过于看重孩子的学习成绩,忽略对孩子生活上的关心。不可否认,“一切以学习为重”的教育方式由于太过偏执,其结果往往会适得其反。不仅无法实现提高孩子成绩的目的,还会使孩子备感压力,甚至产生心理问题。

《小别离》第23集中,童文洁与方圆因怀疑朵朵早恋,要求其放学后必须直接回家,不能与外界有任何联系,并专门组织琴琴的父母、小宇的父亲接孩子上学放学。虽然朵朵迫于父母的压力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但是却在几天后的上课期间在笔记本上写下“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后,离开学校独自乘坐公交车到郊外散心。在三家人都为找不到朵朵而着急时,朵朵回家了。当父母知道朵朵并非离家出走只是迷路时略感欣慰,而朵朵自觉对不起父母,心里非常难过。在回到学校后,老师专门安排同学“监视”朵朵,怕她再次离家出走。学校里的风言风语再加上同学们的过度关心,使朵朵因焦虑而晕倒。这时童文洁与方圆才意识到孩子的心理压力过大,甚至可能产生了心理问题。由此可见,在处于青春期的孩子的心里,有着许多大人无法触及的地方。父母应学会换位思考,以朋友的视角看待孩子的世界,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他们平稳度过这一人生阶段。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小学霸金琴琴虽品学兼优,自幼不让父母操心,但也正因为其优异的学习成绩才使要强的母亲吴佳妮觉得应该尽己所能让孩子出国接受更好的教育。吴佳妮认为自己之所以生活质量不及姐姐,就是因为父母当初没有让自己接受大学教育。担心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吴佳妮甚至不顾丈夫、女儿的反对,固执地决定卖房供女儿出国读书。相比于童文洁,她对女儿学业的重视程度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得知女儿陪张小宇去看他已故母亲的房子而晚回家时,她严肃地告诉女儿:“在这个年纪不应有所谓的义气,等到以后功成名就之时自然会有很多的朋友来主动结交。”可见,在母亲吴佳妮的眼中,女儿琴琴不应有任何可能耽误其学习时间的行为发生。这种教育理念其实并不少见。纵观中国当前的家庭教育,“学习第一”不知何时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在学习面前,孩子们任何合理的要求都变得不可理喻。

《小别离》跌宕起伏的剧情中处处折射出当前中国教育存在的弊病,其现实意义显而易见。同时,在剧情的冲突叙事过程中,人物角色的设定显得更加独特。如果说剧中的方圆、童文洁、吴佳妮等成人的形象在很多现实题材剧作中随处可见,那么方朵朵、金琴琴、张小宇等孩子的形象与性格特征则是本剧最大的亮点与看点。《小别离》以“家”为故事基础,以人物之间的情感纠葛为叙述冲突,以家庭观、教育观为叙述引擎,进而讨论家庭教育观念在出国热潮冲击下引发的种种矛盾。通过讲述三组家庭矛盾解决过程中孩子及父母观念的转变,折射出当今社会不同阶层的教育理念,以此展现人物的性格特征。

二、多元多层的人物形象

《小别离》真实还原了当前中国家庭普遍存在的教育难题,在与观众产生心灵共鸣的基础上,引出对当前教育现状的反思,并从多重角度刻画了一个个生动有趣的人物形象。

1.望女成凤的严母形象

剧中的“严母一号”非白领高管童文洁莫属。无论是对待工作、家庭,还是生活、教育都有着超高标准与要求的她,将更快、更高、更强作为自己一生的追求,无论是对待自己还是身边的人,她总能将追求转化成一个个具体的要求。第1集中,童文洁在得知朵朵成绩下降且父女俩联合隐瞒的真相后,决定对朵朵施行英语特训计划,每天晚上让朵朵限时做卷子,朵朵苦不堪言,睡眠严重不足,第二天吃饭时竟然在餐桌上睡着了。

第6集中,童文洁无意中看到朵朵写的小说,她对女儿的“不务正业”感到气愤,联想到女儿成绩的下滑就更加着急。朵朵回家后,董文洁不问缘由地冲她发火,并明令禁止女儿写小说。“独裁专断”的童文洁虽说是剧中的一个人物个例,但在现实生活中却不乏此类严母。理性来看,这种打着“为你好”的旗帜去勉强孩子的行为是不可取的,长此以往,不仅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还会离孩子越来越远。

剧中的“严母二号”当数小学霸金琴琴的母亲吴佳妮。琴琴学习成绩优异,这一点一直是其父母的骄傲,但也正因如此,母亲吴佳妮对她的期望也越来越大。一次家长会结束后,吴佳妮听到很多家长都打算将孩子送到国外,心动不已,但联想到自家的经济条件又不免焦虑。于是,剧情三起三落地讲述了吴佳妮为女儿出国留学费用所花的心思:首先,她决定卖房筹钱。吴佳妮想将来之不易的房子卖掉,却遭丈夫金志明的强烈反对,无奈之下她只得放弃。其次,她决定女儿琴琴以小宇陪读的身份出国留学。在听说小宇的父亲有意将小宇送出国并为其找个陪读时,吴佳妮欣喜若狂,结果童文洁告诉吴佳妮小宇无法出国,导致琴琴的出国计划再次失败。最后,吴佳妮请求姐姐芳妮帮助琴琴完成出国梦。姐姐芳妮夸赞琴琴学习优异并鼓励吴佳妮将其送出国,在得知吴佳妮的为难之处后,芳妮提议将琴琴过继给自己,这样便答应吴佳妮帮助琴琴完成学业。最后,在女儿和丈夫的反对下,吴佳妮放弃了送女儿出国的想法。

2.通情达理的慈父形象

剧里的“慈父一号”无疑是方朵朵的父亲方圆。一方面,他很清楚妻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方朵朵好;另一方面,他也感受到了在妻子的“高压”手段下,朵朵表现出的力不从心。他心疼女儿也体谅妻子,因此,在妻子和女儿发生矛盾时,他总是一边尽力与女儿进行沟通,一边劝解妻子注意教育女儿的方式方法,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纵容女儿的一切行为。朵朵不顾他人感受、随心所欲地处理问题时,他也会展现出自己严厉的一面,甚至比母亲童文洁更严厉。因为他深知有些错误若不加以引导,可能会使女儿养成坏习惯。在事后他会心平气和地给女儿讲道理,让女儿了解问题的严重性,而这也正是他深沉父爱的最好体现。

“慈父二号”当是张小宇的父亲张亮忠。张亮忠的形象前后可谓是逆转。电视剧开头,方圆、吴佳妮在送自己女儿上学的过程中看到独自骑自行车进校门的张小宇,吴佳妮感叹道:“多精神的孩子,可惜年纪这么小,却没爸没妈。”方圆纠正道:“妈是没了,但爸还在。”由此可以看出,在别人眼中,张亮忠这个所谓的父亲其实是形同虚设的。也由此引出张亮忠与儿子张小宇以及现任妻子蒂娜之间的重重矛盾,暗示张亮忠这个父亲是极不称职的。

剧情的反转之处就在于,张亮忠意识到自己对小宇的亏欠,想要将其接回家中抚养。随后,张亮忠周旋于妻子和孩子之间,尽力调和二者的矛盾,最终使小宇感受到家庭的温暖,逐渐开始接受自己的继母,融入到新的家庭生活当中。随着剧情的发展,父亲张亮忠的形象逐渐高大起来。最令人感动的是,无论小宇如何过分,张亮忠始终都不会动手打孩子,在得知自己错怪小宇后也主动向其道歉,请求原谅。这对于一个事业有成、不怒自威的父亲而言是十分难得的。

(作者单位:重庆电子工程职业学院/责编:莎莎)

上一篇回2017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电视剧《小别离》的叙事分析